见到我请督促我学习

如题
请催我学习,没救了

【叶修】【粮食】星辰与太阳

防删_DDo的转载专用号③号:

我超帅。:



我今年基本是个废物了。。。




写得烂到飞起,但仍然祝你生日快乐!TVT








1 萤火虫




 




“哥,看!有萤火虫。”叶秋说。




叶秋从帐篷外探进一个头,忽然兴奋地喊叶修。




“小声点,妈他们在旁边帐篷睡觉呢。”叶修在帐篷里玩着一个游戏机,心不在焉地说:“大呼小叫干什么?”




 “出来!有萤火虫!“叶秋用力地拽了一把叶修。




叶修被从帐篷里拽了出来,他往外一看,他们这次短期旅途扎营地的山顶人烟罕至,夏季的夜晚里,竟然有野生的萤火虫沿着河流洒下来。




萤火虫的微光倒映在双胞胎的眼睛里。




叶修被吸引了注意力,小声说:“这么多?”




 “没骗你吧?“叶秋得意地说。”你看他们像不像星星?”




“有点。“叶修说。




两兄弟一起仰起头,看着星星点点。




河床上布满石子,倒映的萤火虫虚虚飘飘。




他们安静下来。








不知多久,在一片荧光闪烁的萤火虫飞过身边时,叶秋终于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去捉,但叶秋看上的那只特别明亮的萤火虫似乎也特别聪明,在他伸手指时立刻警惕地飞走了。




“跑了。“叶秋遗憾。




“傻弟弟。“叶修哈哈地笑了起来。




叶秋怒瞪了他一眼。




叶修朝叶秋得意地笑了一下,示意叶秋看过来。他们一起仰起头,看着叶修举高的一只手。




几只萤火虫从高举掌心上方穿梭而过,薄翼滑过了叶修的指腹,就像是星火坠落在他的掌心了。




他们一起屏息起来。




“哇……”叶秋小声说:“感觉怎么样?听说萤火虫发的是冷光,是真的吗?”




 “嗯……”




叶修想了一下:“像是抓到了星星。”




 




2 灯




 




叶修坐在山坡上,跑得满头都是大汗,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背包。




公路的绿化带在他旁边,风这么大,半夜吹得叶片簌簌作响。




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体能都无比充沛。叶修坐了一会,很快从长长的慌不择路的奔跑中恢复过来。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嘀咕了一句。




 “叶秋这家伙在包里带了什么,怎么这么沉?”




然后他从书包里翻出了几本叶秋喜欢的科幻小说。




“……“他冷漠地掂了掂几本书。




靠,难怪跑起来这么吃力。叶修很想把这几本大部头一起扔在这里,也许还可以临时当个垫子坐一坐。




 




不知道叶秋知道了会怎么样。




可能会跳脚大骂混账哥哥吧!




哈哈,叶修想到那个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




“算了,傻弟弟,还是替你保管着吧!”叶修自言自语着,将几本书塞回了书包里。




 




他又翻出了几瓶功能性饮料,这次叶修不客气地拧开了瓶盖。




三两口喝完了水,叶修觉得喉咙的灼痛感恢复了很多。




他坐在路牙石上,远远地遥望着山坡下的城市。




夜风从山坡下的城市吹拂到叶修的脸上,像是温柔的安抚,叶修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凝视着这座城市。




现在已经是半夜时分,城市住宅区黯了下来,一点点灯火宛如黑夜中的明星,交相辉映。




那么美。




 




叶修静静地看着这座夜半的城市。




“该走了。“他对自己说。




叶修站了起来,一把将沉重的书包甩到肩头。




叶修最后回过头看了一眼道路尽头。他所看不见的那座熟悉的家宅,熟悉的铁艺门,熟悉的院落,熟悉的叶母喜欢的小喷泉从脑中一闪而过。




他们也那么美。




 




“再见。”叶修在心里说。




天上的星辰照亮在他身上。




他头也不回地向着山下的人间星海,大步走去。




 




三 枪




 




其实遇到苏沐秋的那天,叶修已经连着两三天靠着高能量的廉价巧克力棒过日子了。




 




叶秋在背包里装的食物不多,主要是钱和银行卡。




银行卡不能用。




叶修的打算比他弟弟坚决,他在从长途汽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算好了光背包里这些现金能够他支撑几天。




吃饭,饮水,住宿,还有……




还有网吧的上网费。




入不敷出啊,他必须省着钱用。




 




叶修现在还没成年,从小上的是规矩很严的学校,在家叶父更是要求严苛,叶修不喜欢那些条条款款,但这些生活在他的外表上留下了很重的烙印。




剪得很好的头发,站和坐都习惯性挺直的脊梁。




叶修观察过他自己,知道自己很难在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面前伪装成年人。




叶修在家的时候偶尔会趁着出来玩的时候偷偷跑到网吧去玩新游戏。




大网咖是不会让他进去的,得挑那些管理不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小网吧。




唉,黑心网吧的收费比平均收费要高。




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叶修对自己说。




 




叶修将一部分钱换算成了最能快速补充能量的巧克力棒,又买了几包垫肚子的压缩饼干。




他从来对食物的要求不高,这些粮食省着点吃,一天两餐的话足够他支撑一段日子了。




 




叶修刚刚落脚在这个城市时,还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怕他爸找他。




叶修在杭州这座陌生的城市走走停停,每天清晨出门,在大街小巷里摸索着,试探着进了无数网吧。




有的时候他会被负责的网吧小妹赶出来,还要劝他好好上学,有的抬起眼皮,象征性地问一句,成年了吗?叶修面不改色地点头,他们收了钱,就让叶修进去了。




还有的时候——就比如今天,人家老板理都没理,收钱就开机,还要告诉他如果有人来查,就躲到后面去。




 




这家网吧叫嘉世,叶修对他很满意,他之前租的青年旅社在嘉世附近。




不过几天前叶修已经没钱住青旅。




他就办了退房,背着叶秋的背包,最近每天晚上在打游戏的网吧里趴着凑合睡一觉,叶秋的背包当枕头,枕起来虽然有点硬但也差强人意。醒来了再继续摸上游戏。




显示屏的蓝光幽幽闪烁,从醒到睡一直永远照在叶修的脸上。




 




说实话,叶修从小到大当然没经历过这种生活,但他适应得很快,也并不觉得辛苦。




他过得非常开心。




很快会变好的,叶修心里想,他已经开始做起了游戏里的代练,按照他的计算收入日后可以达到平衡。




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第一笔钱才能到账。




 




如果不是就是在这天,他遇见了苏沐秋,也许叶修还得饥一顿饱一顿地过个几天。




 




这位年纪跟叶修相仿的男孩子在叶修敲打键盘的时候在后面看了很久,等他打完这局,忽然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叶修回过头。




他以后的朋友——陌生的男孩子对他说了句什么,眼睛闪亮。




叶修摘掉耳机:“什么?“




男孩子无语了一下,很快振作起来。




“我也玩这个游戏,我们一个区,“男孩子指着他的屏幕,嘴角翘起笑着说,”你玩得不错啊。“




“来一局吗?“男孩子问。




当时他们玩的那个游戏是一款西式游戏,叶修玩的是一个近战职业,对方是远程。




那个远程用的主武器是枪形。




按叶秋以往结束战斗的平均时间来看,他们这一场打得不算快。




苏沐秋点枪飞炮的操作华丽极了,满屏开着烟火一样的声效。




烟火爆开时,对方角色在星子一样的光时隐时现。




 




叶修不是第一次见这种绚烂强势的打法,但打到这种让人赏心悦目程度的还是第一个。




他眼神认真,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双方用两个背靠背的电脑,很快他们的操作就引来了网吧一群人的围观。




隔着耳机,叶修隐约听见他们在议论两个人的操作,谁会赢。




当然是我。




叶修放出最后一击致命的技能时,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靠!”背后的电脑传来男孩子痛苦的叫声。




“怎么样?”叶修转过椅子,笑眯眯地看着他。“服气吗?”




“滚!“




男孩子翻了个白眼:“再来一次。“




 




他们又开了一局。




一局,又一局,围观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着两人的操作。




烟火和星子从叶修的屏幕里几乎澎涌而出。




 




多么璀璨,多么漂亮,多么有趣。他毫不客气地击坠了它们。




一阵阵低声的惊叹和欢呼从人群中响起。




“高手!”
“好厉害……”
“居然还能这样……”




耳麦另一边人声嘈杂,叶修只想着自己的心事。




所以我这么喜欢游戏啊。游戏里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有那么多各种各样有趣的对手。




有那么多可以去追寻的快乐。




还有那么多可以去追寻的胜利。




而他始终会赢的。




 




天空中有那么多漂亮的星星,叶修望着的时候,也变成了其中一颗。




 




4 雨。




 




“叶修。“




叶修从半睡半醒中飞快地睁开了眼睛,他小声问了句:“怎么了?“




他们一起蜷在廉租房里,一个人占据了一个角落,中间隔着一道门帘。




苏沐橙的眼睛还是红的,叶修假装没看出她又哭了一场。




苏沐秋的葬礼定在两天,他们明天早上要乘车过去。




她努力维持自己的平静,小声说:“我的屋顶漏雨了。“




“什么?“




“头顶漏雨了。“




叶修恍然地听见外面连绵的雨声。




杭州正好是梅雨季节,他们房间的墙角最近生出了很多霉斑,像是一个个黑洞洞。




他跟着苏沐橙到了门帘外的另一边,苏沐橙唯一的一件毛绒玩具可怜地躺在床上。叶修打开灯,小小的电灯泡照亮了小小的廉租房。




叶修搬了个椅子,站了上去,果然在小床的正上方屋顶上发现了一处渗雨。




“挺严重,看来不能睡了。”叶修说。




他们租住的是一所老式筒子楼的顶楼,年久失修,水电都经常断,何况这种墙角开裂,头顶漏雨的小问题。




苏沐橙小声地说,哦。




“这么晚了,要不先用盆接着水吧,等雨停了再看看怎么修。“叶修对苏沐橙说。




小女孩点了点头。




他穿好外套,让苏沐橙抱着被子,换到了自己那边睡。




两个男生住的床比苏沐橙的小床大上一些。苏沐橙抿着嘴唇,努力朝叶修笑了一下。




叶修拍了拍她的脑袋。




她躺了下来,叶修坐到了一旁。




“聊聊天吗?”叶修问。




苏沐橙摇了摇头。




他们一起静静地听着窗户外面的雨声。




叶修拉开窗帘。楼下老旧的路灯在雨中晕开淡淡的光痕,雨水打在他们的窗户上,折射着流离的光,雨点从窗户滑了下去,像是一点点熄灭的星子。




叶修烟瘾不重,但这时候忽然想抽一根。




“你什么时候去陶哥那里?”苏沐橙忽然问。




叶修回过头。




苏沐橙抱着枕头,头埋了下来,叶修体贴地没有去看她的脸。




“月末就去,我要先收拾东西。”叶修说,“训练室就在嘉世那边,你经常去的,那边离你的学校更近。“




苏沐橙点点头,说:“好。”




“沐橙。”叶修忽然道。




苏沐橙抬起眼睛。




“我不确定我能不能照顾好你,”还没满十八岁的男人说,“但是我会尽力。“




“我绝对不会离开。”




苏沐橙把脸埋在枕头里。




叶修看了他逝去朋友的妹妹一会儿,苏沐橙的肩膀哭得颤抖,憋着声音不让人听见。




叶修慢慢退了出来,将门帘再次拉上。




他来到另一头,坐到凳子上,对着桌子外面的雨声,无声沉默。




 




难过吗?当然。




但我必须成为其他人的倚靠。叶修告诉自己。




 




5 火星




 




叶修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以前只是在网吧吸二手烟。




后来偶尔会买一包,和苏沐秋两个人熬夜的时候分几根。




很难说他一开始就喜欢这个味道,尼古丁和焦油灼烧着口腔,但是他后来开始觉得喜欢。




某某牌子香烟抽起来口感绵绸,另某某牌子的香烟抽起来口感更辣而厚,叶修逐渐说得头头是道。




他第一次和吴雪峰见面的时候几天才能抽一包烟,在嘉世进入第一赛季的半决赛的时候,已经会被吴雪峰摇头教育,别老是抽了。




 




叶修偶尔会调侃几句,说老吴,你也太老妈子了。




“对健康不好。”吴雪峰偶尔会这么半开玩笑地说。




他为人很有分寸,说话点到为止,态度却很明确。




叶修总是对他笑笑,说:“我心里有数。“




 




他们拿了第一年的冠军,因为叶修不露面,由吴雪峰参与了最后的颁奖。




他站在台上,远远可以看见应急同道里面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火星。




像是夜空中的一点红星。




颁奖结束后,吴雪峰拿着冠军戒指,大步地走到通道里。




叶修靠在上风出抽着一根烟,吴雪峰说:“你啊。“




叶修笑了起来,朝他伸出手。




他的手长得很好看,叶修这几年已经逐渐脱离了少年时的某些站姿坐姿的习惯,他总是坐在电脑前,脊椎变得习惯于弯曲,头发变得乱七八糟,看得吴雪峰总为他担心。




只有那双手保养得更加精细了,被烟光笼罩,美丽得像是艺术品。




 




吴雪峰将冠军戒指放在了他的手心。




叶修将它紧紧握在了手心。




“喜欢吗?”




“哈哈,”叶修笑了起来:“怎么会不喜欢,这可是赢到最后的标志啊。“




“这么意义重大。”吴雪峰哈哈一笑,“为了庆祝,看起来我不得不陪你抽一根了。“




“给。”




叶修扔给他一只烟,吴雪峰掏出自己的打火机,按了一下,就窜出了一段火苗。




他们肩并着肩抽着烟,人员罕至的应急通道里,燃起了两点火星。




“明年,咱们继续赢下去。“叶修说,吐出一口烟雾。




吴雪峰嗯了一声。




 




火星后,烟雾弥漫中,叶修对他笑了一下。




他的眼睛比火星更明亮。




 




6 灯牌。




 




吴雪峰离开的那年,他们拿到了嘉世的第三个冠军。




叶修已经开始会面不改色地说,不抽烟我头疼。




吴雪峰也只是摇头,还是说,你啊。




 




他走之后,叶修变得更忙了。三连冠的王朝建立在一片日新月异的处女地上,国家开始对电竞进行扶持,荣耀联盟获益匪浅。




嘉世的大楼高高地建了起来,俯瞰西湖的千里烟波。




这些年因为他不露面,嘉世一般是吴雪峰在对外说话,吴雪峰走后,苏沐橙出道,漂亮的姑娘甫一露面,对外引爆了眼球。




媒体大呼:“女神驾到?”




技术杂志疑惑嘉世走上了邪路。




嘉世这一赛季将会如何?




嘉世痛并快乐着,忙于应付各种媒体与八卦,每天都有发布会可以开。




这么忙,队长还撂担子,陶轩一拍脑袋决定立刻组个公关部,他跑到训练师,兴冲冲地问叶修:“怎么样?你觉得可行吗?”




“行啊。“叶修正在指导苏沐橙某项技术,长大几岁的姑娘穿着嘉世队服,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叶修演练飞炮。




沐雨橙风几炮向下飞出,借着枪炮的巨大推动力,轻巧的小身子眨眼就蹿上了高墙。




“看出你哪里有错了吗?“叶修说。




苏沐橙说:“看出来了。“




“行,“叶修放下键盘,对苏沐橙说:“你自己再多练练。”




苏沐橙答应了。




“技术进步之后你可以去游戏里找个高塔练,不光是要做到能飞上去,飞炮的过程中要主动去做到踩点,打比赛的时候才好避开人家的远程攻击落点。”




“好。”苏沐橙点了点头。




陶轩先是有兴趣看了一会,但见叶修说得不厌其烦,他听不懂,逐渐就有些有些不耐烦了。




两人好不容易说完,叶修离开苏沐橙的位子,苏沐橙坐了上去。




叶修站起来,看到陶轩居然还在,有些惊讶地说:“你怎么还在这儿,还有别的事?”




“……“感情他这个大活人这么没有存在感。




“你没有意见?”陶轩不高兴地问。




“什么意见?”叶修有些疑惑。




“你总得考虑下你跟他们日后配合的问题吧,”陶轩苦口婆心地说,“你是队长,你看看人家战队,哪个不是队长去发言的。”




“以前有雪峰,他年纪比你大,稳重,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现在雪峰走了,你想怎么办?“




“你让外面怎么说你?“




“他们不是早就知道我不露面了吗。”叶修笑。“再说了,你这不是要弄公关部了吗?




“怎么?这就全交给公关部了?”陶轩问。




“术业有专攻。”叶修说,“我就管打好比赛吧。”




 




陶轩嘴唇动了动,他自觉辩不过叶秋,转头走了。




他来的时候兴冲冲,走的时候分明达成了目的,脸上却带了不高兴的意思。




叶修未免也太过不知世故了,陶轩愤愤地想,他还不是为了这个战队好?




他先跟看好的公关团队谈过,人家委婉地表示,队长不开口,粉丝对战队总是要将信将疑的。




叶秋,叶秋……




哎,算了。




 




陶轩走后,苏沐橙有些担心地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回到自己位子上,已经开了新的训练。




 




这一赛季季后赛之前,嘉世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建设与扩增。




从此嘉世不仅有了公关部,还有了销售部——陶轩拍板要挖掘苏沐橙和沐雨橙风这样美女选手商业价值,诸如周边,形象代言等,都要一并做起来。




苏沐橙毕竟是女孩子,一开始被叫去拍宣传画兴趣不小。




叶修从训练室那头远远望了他们一眼,也没说什么。




 




半个月后,苏沐橙逐渐觉得有些不安,拍摄与代言活动填满了时间表,尽量苏沐橙努力与人协商,要配合着训练时间。可一旦忙碌起来,难免会难以兼顾。




苏沐橙忽然有些不安。




有一天她踌躇地去问陶轩,陶轩在办公室里笑着安慰她:“出道初期要造势,等过一两个月,就不会很忙了!“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苏沐橙听着点了点头。




“好。“




陶轩满意地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大的姑娘,想到什么,皱了皱眉又含蓄地说:“沐橙啊,你可以跟叶秋解释解释,我们都是为了战队好,应该互相理解一下。”




苏沐橙犹豫了一下,道:“嗯。”




陶轩似乎终于满意了。




 




叶修听完这段转述,没对苏沐橙说什么。苏沐橙忽然有些不安。几日后苏沐橙繁忙的各种代言拍摄忽然被叫停,她的日程表陡然空了一片。




是陶轩黑着脸下的决定,神态言色中却有点不满。




也许和叶修有关。




苏沐橙若有所察地回到训练室,她问了叶修一次,叶修对她笑起来,神色间比陶轩平静得多。




他在抽烟,一根接着一根,湮灭在烟灰缸里如同无数死星。




苏沐橙忽然觉得,她应该送给他一个更漂亮的烟灰缸。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苏沐橙犹豫了一下,对他说:”老板不太开心呢,“




“没有办法啊,”叶修笑,“咱们今年也得拿冠军。”




苏沐橙被他逗笑,也笑了起来。




“放心吧。”叶修又对她说。




“嗯。“苏沐橙说。




 




一个月后,嘉世拿到了第一个亚军。




一叶之秋在总决赛上被霸图的刺客季冷一击必杀,比赛翻盘。




赛场上陷入短暂的寂静,然后被疯狂的喊声包围。




整个荣耀乃至电竞圈都被这惊艳一击引爆,热议之声四起,影响力辐射一般向外扩散。不止是网络上,连电视电台中都可以见到这场比赛的各种剪辑和复盘在轮番重播。




叶秋,嘉世,季冷,韩文清,霸图……




一时间满是议论之声。




陶轩嘴上没说什么,在嘉世内部开会上的说法却一反常态强势了起来。




 




公关部门建议后,嘉世在夏休期到来前立刻宣告了一系列的商业计划,这一套计划立竿见影,强心剂一样安抚了粉丝的情绪。




围在嘉世门口的粉丝们渐渐散去,只剩小猫两三只。




网上风向也在逆转。




 




叶修要下楼,走到一半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他在楼梯口看见堆着几个撕开的包装箱。




叶修往里探头一看,会议桌上摆着几个没有亮的灯牌。




他倚在门前仔细地看了一会,看到上面的字样是叶秋,一叶之秋,嘉世,苏沐橙,沐雨澄风,以及其他几个熟悉的名字与账号卡。




 




“设计怎么样?”身后突然有人说。




叶修回过头,迎上陶轩有些喜悦的脸庞。




“挺好看的吧。”叶修实话实说。




陶轩似乎满意了,志得意满地笑了起来,亲热地对叶修即刻说了许多。




诸如是请某某业内名设计师所设计,灯管是某某,将要如何如何发售……




“粉丝会喜欢的。”陶轩最后满意地说。




叶修说:“应该吧。“




“你不喜欢吗?”陶轩凝神望着他,脸上喜色渐渐淡了下来。




叶修笑了下,没说话。




陶轩脸色又沉了沉。




他们站在会议室外,一时都没有说话。




 




在第五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中,叶修坐在黑暗暗的选手室里,等着隔着很远隐约可闻的欢呼声逐渐散去。




他站起身,推开门走出去,轻车熟路地绕过几个构造复杂的通道。




他站在高处望下去,片片人海,点点星闪。




那些写着他名字的灯牌招摇闪耀。




 




多美。




但那不是我想要的。叶修想。




 




7 雪。




 




之后他与陶轩的矛盾日渐深化,关于商业化,关于叶修自己的代言,关于理念冲突,关于……关于嘉世的一切和一切。




等到回头去看时,这只队伍已经坠到了悬崖。叶修为他浇灌的每一滴心血都催化了它的恶性毒瘤,他所付出的每一次努力都将它往相反的方向推去。




商业资本的力量和爱无关。




到某一天开始,叶修忽然明悟地察觉,他是时候离开了。这个承载过它梦想的战队,如今承载了梦想本身的重负。




外界诸多风风雨雨,他隐约有所听闻。




叶修路过过一次嘉世的公关部,通宵达旦的灯光中,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快要来了吧。叶修在心里说。




这也没什么不好,他有些遗憾,但更多是充满了希望。




这是他能对它付出的最后一次,如同火红的枫叶归于黑色的土壤,而来春也许将万树同春。




他怀抱着这样的期许。




 




叶修从嘉世离开的那一天,杭州落起了大雪。




嘉世和兴欣在街道的两侧,仅仅一街之隔,这一条路用脚步来丈量并不远。




在嘉世大楼的楼下,苏沐橙流着眼泪,为他表达着愤怒和不平。




叶修无声地对她挥了挥手。




在背对他已经呆了八年之久的嘉世俱乐部离开的一瞬间,叶修发现这十年来,他第一次再次把自己交给命运安排。




 




叶修有一瞬间回忆起十年前,自己离家出走的那一天。




那是一个夏天,星斗如同水洒落在他的身上。




他坐在离家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兴奋地望着自己将要走上的路,风和星子一起坠落到他的眼中。他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在哪里,不知道这一次离家出走会以被逮回去关禁闭告终,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最终将嘲笑他的幼稚。




这一切当然让他担忧,但不会让他退缩。




看,万世不移的星辰正在看着他的梦想,这足以让他感到快乐。




 




他至今因此感到单纯的快乐。




 




叶修就像当初离家出走时一样,随步向前走去。




雪落在他身上时,他感到有些冷。叶修抖了抖肩膀,快步向前走去。




她看到路边有一家网吧,随手推开了它的门。




前台小妹抬起头说:“您好?上网吗?”




“嗯。”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




“好。“




前台小妹拿起叶修的身份证看了看。




“C区47号机。”她说。




 




这串数字叶修还不知道会对他的人生产生怎么样的转折。对在去往那台机器的路上,他还不知道将遇见怎么样的人。




但他人生中唯一这一次命运的推动,最终温柔地对待了他。




 




C区47号机上坐着一个高马尾的姑娘,声效传来,叶修听见了。




是荣耀的声音。




他的内心忽然被一阵光芒染透。




此时窗外雪色明亮。




 




8 星。




 




在第十赛季的总决赛上,叶修又看了一次兴欣的队伍。




陈果在台后紧张地握紧了双手,纠结地看着他们,叶修心中却无比的平静。




他慢慢地把每一个自己的队员都看了一次。




每一次偶然的相逢,最终汇聚在这喧闹沸腾的赛场上。他所追求的荣耀,将给与胜利者郑重的亲吻。




 




“准备好了吗?“他问。




“准备好了。“苏沐橙微笑着说。




同样的声音出自每一个人的口中,汇聚成了一道声音。




他们胸前火红色的兴欣如同星辰燃烧。




多么美的黑夜之光,而天始终要亮了。




 




他领着兴欣战队跨过总决赛最后一场的通道,满满的明光扑面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迎接着这道光束,直视着他,宛如夸父迎接太阳。




晨昏线上的黎明取代了黄道十二宫,叶修向前跨了一步。




太阳的光照满了他的身体,黑暗驱逐,所有阴影最终无处容身,




 




这长长的跋涉到了尽头。




愿你夜星一般的双眼,永远望向太阳。




 




END 








我写到早上5点睡着了。。。


评论

热度(913)